位置:首页 > 智能驾驶 >

无论是被迫或解脱 贾跃亭辞任都给乐视让出了新的可能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21 07

今日下午,在乐视网的媒体沟通会开始18分钟后,贾跃亭最后一个现身会场。就在沟通会开始一个小时前,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申请辞去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梁军任公司总经理。贾跃亭来到会场后首先解释乐视网有了专职CEO的好处:“由于业务板块分成好几块,公司发展业务量越来越大,而自己身兼数职,精力有限。为了让更强的团队投身乐视网的管理,从经营管理上、财务核算、资金计划上会有较大提升,才进行这次调整。”


“梁军是乐视生态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互联网生态专家之一。”贾跃亭说。

资料显示,2012年1月梁军加入乐视后,担任乐视网副总经理兼乐视致新总裁分管乐视致新业务。1970 年出生,中国国籍,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硕士,EMBA。加入乐视前,梁军曾在联想工作17年,历任联想集团事业部总经理、联想移动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产品开发及产品营销副总裁、联想集团移动互联网及数字家庭群组产品开发副总裁等职位。

根据公告,梁军持有乐视网股份2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根据乐视网一季度财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5.12亿股,占比25.67%,为第一大股东,但其股权质押数达到了4.977亿股,占到了持股数的97.2%。

贾跃亭是被迫辞任还是个人的解脱?

贾跃亭辞任、梁军上任这一消息并不意外。早在今年3月融创中国的业绩发布会上,其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就表示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将接替贾跃亭担任乐视网CEO。

外界猜测的是,孙宏斌这一二股东过于强势,乐视网CEO的人选是孙宏斌所定。有媒体报道称乐视所有高管中,孙宏斌最看重梁军。两人皆在联想工作过,虽然孙宏斌转投房地产后梁军才加入联想,但孙宏斌所创顺驰集团与联想仍有诸多合作。

入股乐视后,孙宏斌对乐视采取了“强势”控制。根据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六大条款”,在乐视网现有的5人董事会中,融创中国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董;融创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3公司均有权派驻一名财务经理。

那么,贾跃亭的辞任是受融创中国压力所迫吗?梁军的上任与孙宏斌有关吗?

对此贾跃亭来到会场后就表示,去年8、9月他就决定要为上市公司体系找一个CEO(公告中所写为总经理),要在体系内培养和选拔出来,而不是从体系外空降。而梁军是贾跃亭认为的“乐视生态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互联网生态专家之一”。

即便如此,仍有记者现场发问——“乐视姓贾还是姓孙?”

贾跃亭的回答是:“这个问题压根儿不用回答,如果你们相信那个谣言,孙总就不会投乐视了。正是看中了乐视独有的优势,甚至是代表下一个时代的优势,才会投资上市公司。”

之所以最早是由孙宏斌说出“梁军担任乐视网CEO”,贾跃亭表示这是因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则严格,公告公布前董事不能公布相关信息,而孙宏斌不是乐视网董事。

融创中国方面,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则表示,融创一直担任支持的角色,孙宏斌看好乐视的管理团队及贾跃亭本人,完全不存在“控制权之争”。

对贾跃亭来说,辞任或许是一种解脱。卸下CEO一职,贾跃亭将专任董事长一职,对他“钟爱”的汽车业务也能投入更多时间。

贾跃亭表示,未来乐视只有两个体系,一个是上市公司体系,一个是汽车,其他业务都会合并到上市公司。“汽车将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业务。我个人特长和兴趣是战略竞争、产品创新。汽车产业最重要的竞争力就是产品创新。”

贾跃亭辞任,绝不会是乐视最后一个坏消息

但不可否认的是,乐视现在就像一艘豪华巨轮,冗余却无用的设备让这条巨轮不堪重负,贾跃亭很难说是一名好舵手。

贾跃亭的自救方式是卖掉非核心资产、抵押房产和股权质押。“通过变卖不重要的资产,真正让我们的核心业务,尤其非上市业务,能够进入一个快速恢复期。”贾跃亭说。

今日贾跃亭表示,关于股权质押,“从贷款的总金额来看已经下降了将近一半,最高是100多亿,现在是几十亿,质押率也在逐渐下降。” 根据一季度财报,贾跃亭的股权质押数占到了持股数的97%,而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这一数据是89.9%。

除股权外,房地产也用同样方式抵押给银行。据《财经》杂志调查,乐视旗下的已知房产已尽数抵押,如北京世茂工三项目以股权质押的方式抵押给了中信银行。

非核心业务则被“抛弃”。今年3月,乐视网放弃了对乐视商城的提案权和表决权,持股比例从30%下降至15%。另外,4月中旬,乐视在北美正式放弃收购加州电视科技品牌Vizio。乐视体育则不再拥有五棵松体育馆的冠名权,相继失去中超、亚足联、意甲版权。

这些曾经很受器重业务如今都成了“非核心业务”?

以体育为例,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凤凰科技,乐视体育风光时里面的人对其他部门“爱搭不理”,而一位乐视体育员工则表示,风光时也没什么好处,现在一天一个坏消息,人心都散了。

对于体育业务,贾跃亭今日表示:“乐视体育希望更加聚焦,专注价值创造。尽快达到合理的投入产出比。体育类用户是最有生产力。如何更大提高体育用户数量是未来的重要工作。”

没有版权如何获取更多用户?同样不痛不痒的回答是针对手机业务:“乐视手机由于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不足,后期资金的跟进不谨慎,导致手机业务进入准休克状态,这是教训。希望在今后的战略推进后,会汲取教训,考虑如何把已经积累起来的核心能力发挥出最大的优势。”

而对于还需要300亿-500亿元资金的汽车业务,贾跃亭“初心仍在”。同时贾跃亭在沟通会上又重复了一遍说了近半年的“好消息”——乐视汽车A轮融资很快会正式启动了,2017年之内有可能完成。

而三周前拿到网约车牌照的易到,贾跃亭表示“将成为触底后第一个反弹的业务”。

臃肿的业务线需要清理,曾经的核心资产也可能变成非核心资产被卖出。乐视面对高达56%的资产负债率和188亿元的负债余额,接下来还需要更多“减负”举措。贾跃亭辞任,绝不会是乐视近期最后一个坏消息。

“该卖的”业务卖掉后,上市公司未来怎么走?

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和互联网金融生态是乐视七大子生态,其中上市公司乐视网主要承担了大屏电视及内容生态。

贾跃亭在沟通会上表示,未来的规划是要将其他业务都合并到上市公司,乐视汽车单独成一体系。

现有的子生态考虑出让一定股权比例,考虑出让一定股权比例,只要在业务协同上达到生态协同的要求,能够解决协同产生的竞争力,乐视不一定非要做控股股东。

对于上市公司的战略,新上任的梁军表达了以下四个核心点:

第一,无论是平台、内容、终端、软件、硬件、应用,都越来越聚集在上市公司。在电视业务要在大屏运营和渠道变革上,为整个终端业务建立优势。

第二,内容变现。加强电视的销售,加强对于会员产品的定义和会员的销售和运营能力,实现内容变现。

第三,乐视的多业务来了了多维度的数据,有助于其在智能终端领域发展人工智能,利用好基于终端入口的场景化家庭数据,这是乐视的独有优势。

第四,组织变革和效率提升。“人员不是换了就能马上解决的,需要时间。”

效率提升的方式之一就是裁员。不久前乐视曝出大规模裁员:乐视控股体系中裁员幅度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50%;乐视体育裁员70%;乐视网裁员10%。

对此贾跃亭今日表示:“与其说裁员不如说是人员优化,让组织发挥更高的效果。主要集中在非上市体系,上市体系的组织完整性比较成熟,只进行了非常地比例的人员优化。非上市体系更多进行组织效能的提升,发挥更大价值。”